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肉欲的深渊
肉欲的深渊
壁炉的炉火驱散了初夏夜里的一丝微寒,芊芊只用浴衣包裹着完全赤裸的身体,在餐桌前与莱昂面对面的一边享用着他精心准备的意式大餐,一边暧昧的谈笑着。莱昂赤裸着身体只用浴巾随意的围裹在腰间,烛台上摇曳的火苗映照着他古铜色的强健结实的身,也映射出芊芊眼底不安分的欲火。

  餐桌侧面的一整面雪白的墙壁被巧妙的当做投影仪的幕布,正在播放着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两个人一边吃着美食一边津津有味的欣赏着看不厌的浪漫剧情。「我最喜欢这段了……」芊芊叼着叉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画面上rose在船首闭着眼睛小心翼翼的伸开双臂,jack在身后温柔的怀抱着她。「呵呵,这段最经典。这剧情几乎可以说是所有男人的梦想,踏上一段梦幻的航程,偶遇女神,然后有机会一亲芳泽……」「其实也是很多女生的幻想,邂逅一段激情,逃出压抑平淡的生活,重新享受一遍纯粹的爱恋。」「不过也有很多女生不敢像rose那样直面自己的感情,不管自己的身体怎么召唤也不敢去追求享受那种激情,宁可把自己压抑在平淡的生活中。」芊芊听出了他话中的深意,只是不以为意的轻轻一笑。「讨厌……男生不就想着要占女生便宜嘛,还说的那么好听……」「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呢,在性爱当中男生能享受到的快感很局限,可女生可以玩的花样就太多了。」「你就吹吧,我怎么觉得做的时候都是男生比女生爽呐?」「那是你没有遇到懂得怎么伺候女人的……」餐桌上精美的餐盘里已经只剩下了残羹,酒杯里的酒也见了底。在酒劲的催动之下芊芊脸上红扑扑的,莱昂的每一句话都似乎准确的挠到她心中的痒处,撩的她的心不安分的狂跳。仔细想来,老公的床技只是格,没有什么明显可挑剔的,也没有什么特别让她臣服的绝技;自己出轨的小鬼对象就更谈不上什么床上技术了,充其量只是尺寸过人外加年轻气盛,能带给她最原始的刺激而已。那晚上在夜店里窥见的y戏再度的浮上脑海,孜孜彼时那种快乐享受的媚态深深的印在她脑中挥之不去,也许真的有那样高超的技巧可以把女人带到极乐之巅,也许那样的男人现在就坐在自己面前。芊芊的脸更红了,这个男人仅仅只用手指和舌头就让自己在短短的时间里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一天之内她已经在他娴熟的玩弄之下高潮连连,体会到了不曾有过的快感。倘若他真的把那根要命的宝贝祭出来,真不知道会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一想起来就让她忍不住的春水涌动,骚动不安。「这一段我也喜欢哦……」莱昂似乎没有注意到芊芊的心理变化,还饶有兴趣的看着电影的进展。芊芊过神来,电影已经跳到了那段jack为rose作画的经典场景了。

  芊芊看着画面里慢慢褪去衣物暴露出肉体的女人,仿佛在看着自己,脑海中不能停止又开始了y荡的幻想,幻想着自己就这样在莱昂面前褪尽衣物,不着片缕,光溜溜投入他热忱的怀抱中,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耕耘驰骋,把自己带入一次又一次的高峰……「芊芊?芊芊?在想什么呢?」莱昂的话音传来把她从幻想中拉了出来,抬头对上他那邪邪的笑意,仿佛看穿了自己y荡的梦境,赶紧慌乱的躲开来。「没……没什么……」「我刚才问你的话你听到了么?」「啊?你问了什么?」「你也来给我做模特让我为你画一幅画好不好?」……到了这个地步,芊芊不知道应该怎样抗拒这样的情形。在傍晚时分的温水池里自己就已经向欲望投降了,又或许早在老公远离自己身边的那一刻起,自己悸动不安分的心就在冥冥中引导着自己走到这里,就算不是莱昂,也会有其他男人替代他的位置,让她堕入深渊之中。

  同样作为女人的她,非常能够理解rose在电影里的选择,女人终究是感性的动物,追求激情而生,现实的束缚毕竟是很有限的,婚姻,道德,责任,物质,有时候都抵不过一刹那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和欲望的诱惑。芊芊红着脸慢慢走进了卧室,莱昂已经先进去布置好了画。她低着头躲避着他的目光,浴袍贴紧包裹着她的身体。莱昂从容的坐在画之前,眼神随意而温柔的望向芊芊走来的方向,他已经贴心的把卧室里的灯光关掉了,只留下天然的月光让屋里恰到好处的暧昧昏暗着。稍稍犹豫了一瞬,仿佛下了决心,芊芊轻轻的咬着嘴唇,缓慢的拉开系在腰间的细带。香肩稍纵,浴袍从丝滑的肌肤上滑落下去,将里面那副完美无瑕的玉体完全的暴露在莱昂的眼睛里。那一瞬,仿佛是阳光刺穿了阴霾,让莱昂心头豁然的一亮。绝美的脸上不施粉黛,绯红一片艳若桃花,略带娇羞的低垂着。丰满的酥胸饱满坚挺,瀑布般柔顺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胸前,丝丝缕缕的遮的那鲜红粉嫩的乳尖若隐若现。目光随着曼妙的曲线一起滑动着,窈窕袅娜的腰腹上纤细柔韧,找不到一丝多余的赘肉,完美的修饰着黄金比例的美腿。修长笔直的双腿亭亭玉立,微微交叠着仿佛是在守护腿心处那片芳草地下的隐秘,一双纤纤玉足不安的搓动着。双手不知所措的低垂在身体两侧,像是想要遮掩,又想要充分展示身体的无穷魅力。

  皎洁清澈的月光从大大的玻璃窗外洒落进来,仿佛在她光滑细嫩白皙如玉的酮体上又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衣。这样完美的躯体如同上帝亲自创造的一般,每个角落都让人找不到一丝瑕疵,就像神话中的美神阿佛洛狄忒一样,教所有看到她的男人都不能自拔的陷入深深的情欲当中。莱昂不由看的出了神,这青春美好的肉体透出的浑然天成的性感和诱惑仿佛是人世间最美的画面,让他忍不住想要细细的欣赏玩弄。他不由得想起了引起特洛伊战争的绝世美女海伦和一笑倾国的褒姒,芊芊也许也是祸乱人间的祸水吧,哪怕是诸神在这样娇媚的美肉面前恐怕也会忍不住动了凡心。只可惜女人的肉体再怎么美丽终究也注定是要让男人享用的,今晚就让自己用肉棒和精液把她送上极乐的高潮之上吧。芊芊的脸红的更厉害了,莱昂痴迷的神情和躁动不安是对她无言的赞美,想到一会儿之后自己饥渴的身体也许就要被他炽热的肉棒所侵犯,本能的羞耻感和不可抑制的兴奋就极速的翻滚涌来,随着心弦的颤动,蜜穴里的肉壁也饥渴的律动着,满含的春意从胯下一直弥漫到了全身。

  安静的房间里仿佛能听得见她慌乱的心跳和呼吸,雪白的肌肤表面因为羞涩和兴奋泛着诱人的红晕。虽然芊芊的身体的每个角落都已经被他欣赏甚至抚摸过了,但是莱昂还是非常欣赏她此时的羞怯,这恰恰是芊芊身上最有味道最能吸引他的地方。在莱昂玩弄过的许许多多的美女之中,有些人始终无法放开心理负担,总是在负罪感的煎熬当中拘谨的被动接受男人的奸y,而另一些则是完全没有羞耻的y娃荡妇,放浪形骸不顾一切的追求肉体的享受,而芊芊则有这两类人都欠缺的独特韵味。就算已经有了最深入的肌肤之亲,她还是天然的一直会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保持着一份人妻的紧张和矜持,还有暴露肉体的羞耻,但是更妙的是这种羞耻和矜持并不会束缚她,反而会在男人的挑逗下激发出更强的刺激和快感。只消轻轻的拨弄她的心弦挑逗她的肉体,情欲就像一滴浓墨落入清水之中,逐渐的在她的全身释放。

  对于男人来说,这样渐入佳境的开发过程中得到的征服感甚至比单纯肉体上快感更吸引人。「你真是太美了……」莱昂打破了沉默的暧昧气氛,由衷的开口赞美道。他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眼睛里的冲动和欲念,也并不遮掩浴巾包裹的裆下高高支起的帐篷,只是放肆的用目光在这完美的娇躯贪婪的流连欣赏着。芊芊紧紧的咬着下唇,脸上像是发烧一般滚烫,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欣赏着自己赤裸的身体,这几乎和被男人直接奸y一样的羞耻刺激。她轻轻的挪动脚步,身体侧向对着莱昂酥软的倒在大床上,挺起那对让她自豪的美乳,让身体优美的曲线尽情的展开。

  屋子里安静极了,躺在床上的美人和挥动画笔的男人心中各有旁骛,画笔在纸上唰唰的游动,把月光下的倩影留存下来,更像是在掩盖着谧静的空气中散发出的喷薄欲出的y靡气息。……「好了!」不过一会儿工夫,莱昂就扔下了画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画转了过去朝向芊芊,然后带着满意的微笑起身走了过去,坐在芊芊身边,和她一起欣赏起来。芊芊赤裸着身体坐起来,却并不遮掩,只是温顺的斜斜的倚靠在莱昂的怀抱里。画面简单朴素,却是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多余的浮华。画中的美人身姿颀长曼妙,宛若婀娜的莲花一般清新脱俗冰清玉洁,绝美的脸庞上盈盈欲滴的娇羞和饱含的春情,跃然于纸上。「你画的真美……」「你在我心里比这要更美一万倍……」窗外的月光依然清澈,屋里的暧昧在急剧的膨胀着,赤裸的肌肤再次紧紧的贴近在一起,耳鬓厮磨着,每一次目光的交汇,每一次急促凌乱的呼吸似乎都在传递着两个人之间动人的情话,连通起两个人的灵魂。这样久违的温存让芊芊意乱情迷,情不自禁把自己代入到了电影中的角色,愈发期待着即将要到来的洗礼。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动凑过去把身体奉献出来的时候,突然之间,莱昂不知道从那里拿来了一条丝巾,蒙住了芊芊的双眼。「啊……你……」屋里最后一丝昏暗的月光也随着丝巾的降临从眼前消失殆尽,只剩下一片纯粹黑暗。芊芊低低的惊呼了一声,却没有反抗,任凭莱昂夺走了她的视野。「不要怕,不要想,好好享受……」黑暗中芊芊赤裸的身体迅速的被裹进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双腿分跨在两侧跪靠在男人怀抱里,肌肤相贴,胸口清晰的感受着一股砰然的心跳,分不清是属于对面的男人,还是属于自己。在光芒从视觉里暂时消失的时候,芊芊的肉体就已经对莱昂卸下了最后的一丝防御,完完全全的交到了他手中任由他玩弄。莱昂从海滩上开始不厌其烦的反复挑逗和每每恰到好处的截止像是悄然的在她体内播下的点点火星,在她不经意间已经把她内心最狂野炙热的激情点燃,燃烧了她的全身和满心,让她此刻强烈的渴求着莱昂粗暴的侵犯。眼前只剩下脑海里不断翻涌的赤裸肉体纠缠在一起的y靡画面映射在一片黑暗之中。面对面的怀抱着芊芊毫无防备的滑腻温馨的肉体,莱昂却并不着急像芊芊期待的那样用滚烫的肉棒来抚慰她内心的饥渴给她被动的享受,而是继续娴熟的挑逗着她的肉体,来敲击她仅剩的一丝脆弱心防。他要让她的羞耻全部激化成肉体和灵魂的双重刺激,在这样的强烈刺激下给她从未享受过的彻底高潮从而让她就此堕落在y罪的深渊之下,成为他的玩物。温柔的细吻轻轻的落在芊芊的面庞上,然后滑落到下巴,脖颈,锁骨,直到攀上胸前高耸的香峰,越来越重,越来越急切,轻吻变成了吮吸,炽热的双唇重重的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烙下一个一个爱意的印记。

  温湿的舌尖再度包裹住那熟悉的硬挺的乳尖,施展起销魂的舔功。手指在光滑的玉背上似触非触,近乎感觉不到的轻柔沿脊背缓缓向下抚摸,直到顺着臀丘滑向股间神秘的花园。温和而悄然的似碰非碰的挑逗,研磨着女人的感觉,使之愈加敏锐。炙热的肉棒紧紧抵着湿淋淋的穴口却不肯插入,反倒是手指似乎像一根羽毛轻柔的在那两瓣敏感的嫩蛤玉珠上来游走拨弄,撩拨的蜜穴汁液四溢湿濡淋漓。蒙上了眼睛,身体其他的感官补偿性的迅速放大敏锐,莱昂的舌头在她挺翘乳尖上慢舔轻咬的瘙痒,他的手掌在她圆润的臀丘上揉捏的酥麻,甚至是肌肤紧紧贴在一起轻微摩擦带起的温热触感,都在一片黑暗中被成倍的放大,快感在芊芊身体的每个角落急剧的扩散。欲望的火焰在全身燃烧着,身体和心灵都已经深深陷入了情欲的漩涡,女性y乱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忘情的享受着莱昂的那股温柔,简直就要溶化进被挑逗起的妖冶的感觉中去了。芊芊不由自的挺起身体,双手紧紧抱着莱昂的头,手指用力拨弄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深深的埋进自己香滑嫩弹的傲人双峰之间,嘴里含糊的发出欢愉的呻吟。身体软绵绵的,像是被轻度麻醉了似的,全身心的陶醉在这番原始的愉悦舒适当中。

  下身仿佛是一个蜜壶一般饱含着空虚寂寞的汁液,只消稍稍一动,里面的y液就会不可阻挡的满溢出来。在喷薄欲出的情欲的催动下,肉体被挑逗的舒适快感已经逐渐变成了酥痒难耐的空虚,让她无法再抗衡火山爆发般的欲望,一心渴望着男人最终的侵犯。「你弄的人家好热……」芊芊娇喘着在莱昂耳边低声细语,那声音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仿佛在撒娇求饶,又仿佛是在鼓励他走出最后一步。精致的俏脸已经被情欲渲染成了一片潮红,身体里沸腾滚开的欲望让她雪白的肌肤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在月光下显得分外的娇媚动人。「受不了了……」声音里已经满是忍受不住的哀求,哀求男人用肉棒把自己的身体从这样欲望的煎熬中解救出来。「如果想要的话就自己坐下来吧……」莱昂坏笑着看着怀中的娇美佳人蹙着黛眉,晃着粉嫩红润的脸蛋,弓起娇躯颤抖渴求的模样,却不肯赐给她解脱,非要逼着她动用身体承认自己的y荡。「你……你要戴套……」在欲火煎熬中犹豫了片刻,芊芊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这仿佛是芊芊能想到的最后保有一丝矜持羞耻和心理安慰的唯一办法。

  黑暗中,她感觉到在她身上抚弄的手暂时的离开了她的身体,一声轻微的撕裂的刺啦声传入耳中,同时还似乎伴随着一阵陌生的细微的嗡鸣。「来吧……想要舒服的话就自己坐下来……」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刻。芊芊心中的羞耻和刺激几乎达到了顶峰。在和莱昂漫长的游戏沦陷的过程中被逐渐挑逗积累起来的情欲和兴奋在此时到了不得不迸发的临界点,这样缓慢累积起来的刺激是之前自己那几次赌气动出轨时片刻的欢愉完全不可比拟的。她紧紧的搂着莱昂的脖子,带着最后的一丝难为情,身体却不知羞耻的缓缓的沉了下去,动去探那根让她垂涎已久的坚硬火热的宝贝。饥渴泥泞的美穴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就找到了那条蠢蠢欲动的毒龙,穴棒相触,身体不由的一颤,阴唇早已微微的张开,沾满了泛滥的y液,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穴口处的肉棒吞下去。稍稍一放松,身体再次下沉,肉棒终于刺入了梦寐以求的禁地。肉棒缓缓的刺入滑腻花径的瞬间,芊芊如释重负一般的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呻吟。「啊……进来了……」终于让他进入了自己的身体,炙热,充实,满涨,深入,各种各样的快感一下子一齐涌了上来,激得她狠狠的一抖。欲望的大门已经被彻底打开,再也无法关闭,压抑在身体深处很久的一团欲火被释放了出来,粗长的肉棒带来的美妙的感觉让她食髓知味,迫不及待的想要追求更多欲仙欲死的快感。再深一点……再多一点……寂寞已久的紧致蜜穴早已做好了迎接男人幸临的准备,刚把粗大的肉棒深深的吞下就立刻紧紧的夹紧吸住,贪婪的感受着棒身的坚硬火热带来的刺激。肉棒狠狠刮过娇嫩的肉壁,敏感的穴肉立刻感觉到了棒身上遍布的小小的凸点,细致的带起源源不断的额外刺激。穿过嫩肉紧致的挤压,肉棒深深的顶入花芯的最深处,芊芊敏感的宫颈被龟头用力戳了一下,刺激得她又打了个哆嗦,大腿下意识的紧紧一闭。莱昂的肉棒瞬时便感觉到一股让他舒爽彻骨的夹力,芊芊的蜜穴仿佛是层峦叠嶂一般,温润和紧致的肉壁紧紧包裹着他的肉棒,一下一下轻微的收缩着,好像在细致的按摩着侵入的肉棒,花芯深处有股格外明显的吸力,仿佛是要把肉棒里的精华全部都吸出来一样。肉棒顶端刺进又紧又嫩的美穴最深处的同时,肉棒根部竟然有一个小小的凸起,带着轻微的震动,不偏不倚的直抵在穴口的那颗敏感的阴蒂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深深插入体内的肉棒仿佛也被带动着轻轻的震动着,像是活了一样在她体内不停的搅动研磨着,掀起阵阵翻江倒海一般的酥爽快感。

  「啊……」出乎意料的快感仿佛电流穿过,敏感的阴蒂把震动带来的强烈快意迅速传递到全身,芊芊娇颤的弓起身体y叫了起来。肉体的快感是极其单纯的,有时会极其简单地背叛迄今为止的自己,让女人不拢嘴的体贴浪漫总是还是比不上让女人不拢腿的本能肉欢。那一瞬间,芊芊开始强烈的质疑起自己之前一段时间来愚蠢的坚守。莱昂带给她的快乐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她心中甚至有点懊悔自己没有更早一点奉献出身体来享受这种快乐。「这是送给你的又一个惊喜哦……」被肉棒塞满的满涨感,火热的触感,和轻微震动带来的酥麻使芊芊愉悦地轻吟起来,身体情不自禁的轻轻上下晃动,让肉棒在蜜穴里更激烈的摩擦搅动激起更多的快感。蜜汁带着y靡的气息汹涌的从穴口泌出,把两人紧紧交在一起的私处弄的湿腻润滑。也许是敏感的花径太过湿滑,抽送的动作稍大,粗大的肉棒竟然一下子从蜜穴里滑了出来。黑暗中,刚刚享受的充实满涨的满足感让这片刻分离的空虚和失落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像是有毒虫啃噬着芊芊的灵魂一样让她胯下千倍的瘙痒难耐。「嗯……不要出去……」芊芊迷茫的呻吟起来,身体绵软无力的倒伏在莱昂的胸口上,小手往身下胡乱的抓去,想要把那销魂彻骨的刚硬重新塞自己体内去。毫无征兆的,坚硬的肉棒带着炙热的温度从斜刺里杀出,直挺挺的刺进她的身体,凶猛的直捣入最深处的花芯,让她猝不及防的一下子被顶上了云端的最高处。「哦啊……」不等她从云端坠下,温柔的抽送突然变成了大幅度的上下顶插,每一下都霸道的深深的直闯进花径深处,在花芯上毫不留情的用力研磨一番再急速的退出,避孕套上的浮点和螺纹狠狠的刮过花壁上敏感的嫩肉,带出晶莹的汁液点点飞溅在两人腿间和床单上。

  大力的抽动让芊芊几乎像是骑乘在奔驰的马背上一样起伏晃动,白皙绵嫩的双乳随着她上下的摇晃,呈现出情色的波涛。情欲像是大海的波涛一般轻而易举的征服了她,让她无力的随之翻涌着,享受着浪潮般跌宕起伏的汹涌快感。芊芊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悲伤或者负罪感,只是单纯的激动强烈的快感和兴奋带来的激动。背叛的罪恶和堕落的羞耻此时都变成身体最强烈的刺激,每一块肌肤都在兴奋的颤抖;每一根血管里的血液都兴奋的好像要沸腾了。小穴里每一寸肉壁都在不受控制的狠命咬着侵入身体的肉棒;大脑里每个细胞都被快感占领,激烈的冲击让芊芊心中的y欲迷情纵情绽放,开成一朵妖娆的曼陀罗。「啊……顶到了……嗯啊……好深啊……」y浪的呻吟中仿佛带着些许的哭腔,巨大的刺激和美妙的激情让她忘乎所以的配着莱昂抽插的频率肆意的扭动着自己的屁股。紧致的蜜穴急剧的收缩咬紧,竟然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才刚被插了几十下就已经忍不住快要被推上了第一波高潮的巅峰,纵使芊芊的身体天生敏感过人也从未有过这样快速的经历。

  莱昂不愧是肉场老手,面对这完美丰润的肉体,一般的男人就只知道不顾一切地去占有,只贪图自己一时的快感,而他则是不急不慢的欣赏品味,把娇躯玉体的每一个敏感的角落都细细的玩弄挑逗过去,让芊芊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作为女人竟然在性爱中可以享受到如此极致的快乐。芊芊闭上眼睛,手脚紧紧的箍住莱昂的身体,仿佛想把他的宝贝更多的挤入自己体内。孜孜说的对,莱昂说的也对,偷情的刺激对于她,就像鲜血对吸血鬼的诱惑一样无可抗拒,心中y荡的恶魔终于被莱昂这根让她又爱又恨的肉棒给彻底释放出来了,爱他的宝贝给自己饥渴的身体带来了久违的高潮,又恨它一下下深深的刺入把自己撞进无可救药的深渊……因为激爽而收缩的蜜穴将肉棒死死的夹紧,芊芊娇躯开始不由自的痉挛颤抖起来。果然男人的肉棒能够带来的高潮快感是无论玩具,手指还是舌头都不能比拟的。她低声的尖叫着,宣泄着在体内乱撞的快感,力量被极速的抽走,身体软绵绵的倒伏在男人的胸前,轻飘飘的像云端的一片羽毛。「你咬的我好紧啊……」莱昂坏笑着调整节奏放慢了下身的挺动,重新变成浅浅的温柔的轻插,尽量不去过多的刺激高潮后过分敏感的小穴。这快速降临的高潮仅仅只是今夜y荡的肉戏的序幕而已。「你好坏……弄死我了……」「这么快就不行了是不是很久没被男人碰过了?」「恩……」「你老公不懂的怎么疼你就让我来替他履行职责好啦……」「啊……你又来了……」说话间,莱昂的下身突然又加大了力量,抽插的速度开始慢慢的加快,肉棒也一次一次有节奏的刺入的越来越深。高潮快感的余韵还未来得及完全平复,就又被一波更加强烈激浪带起,让她春心荡漾的再次全身心地陶醉在熟悉的撞击和快乐当中。

  不同于刚才刚猛的冲刺,这一次莱昂更加灵巧的控制着身体的耸动,让肉棒以轻微的不同角度插入,充分的刺激到蜜穴深处的每一处嫩肉。随着肉棒一下一下的深入的探,凸起的浮点不经意的磨过肉穴深处一处粗糙的褶皱,肉壁立刻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忽地一下突然紧缩夹弄着粗大的龟头,低声的娇吟突然变成了粗重的y叫。那肉棒仿佛是找到了隐藏的神秘通道,直接从蜜穴顶到她心尖上,把强烈的快感成上千倍的直接撞进她荡漾的春心当中。「哦……原来是这里……」被蒙着眼睛的芊芊看不见莱昂嘴角的笑意。发现了美人身体的敏感点,莱昂立刻像嗜血的恶狼一样调整好角度击中火力猛烈的攻击。一轮一轮的冲击的速度越来越快,芊芊嘴里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放肆,那青筋暴现的肉棒带着炽热的温度,一次又一次摩擦过那敏感的域,一次比一次更猛烈,一次比一次更快速。终于,温柔的进出变成了狂野的抽送,刺激来的越来越快,快感越来越强,刚刚被顶到敏感点的快感还未来得及完全享受,下一波更强烈的快感就汹涌的冲了上来,淹没了她所有的感觉。没过两轮芊芊就又被插的双腿发软了,但是她还是紧紧的夹着莱昂的腰,双手死命的搂着他的脖子,忘情的激吻着他迷人的双唇,喉咙中随着他每次深深的刺入含糊不清的发出阵阵销魂的莺鸣。私处早已湿的一塌糊涂一片狼藉,蜜液顺着肉缝不断的淌出,伴随着莱昂忽轻忽重的抽插发出噗呲噗呲的水声。两片娇嫩的花瓣已经在反复的摩擦下充血红肿起来,但是嫩穴却仍然强有力的吸着肉棒往更深的地方挺进,快感愈强烈,欲望也就愈强烈,像一个无底洞一样不知满足的求着。全身上下都紧贴着男人的身体不安分的扭动着,樱唇饥渴的在男人的脸上狂乱的亲吻着,似乎只有这样不停的扭动ang才能尽情发泄身体内每根血管每个细胞里流淌着的快感。在这根滚烫的肉棒强力的抽插下芊芊觉得自己都快要爽的灵魂出窍了,如果说这样的偷情是罪孽深重的y罪,就让她的灵魂暂时的离开片刻吧,她只要自己的肉体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享受这无边无际的快感。「好厉害啊……啊……太舒服了……」「厉害的还在后面呢,来试试这招吧……」莱昂的双手紧紧握住圆润挺翘的玉臀,把芊芊的身体轻轻的向下一带,插在蜜穴里快速进出的肉棒顺势狠狠的向上一顶,肉棒和敏感的宫颈立刻来了一个最紧密的接触。芊芊张大了嘴,倒抽了一口气,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刺激让她全身又是一颤,甚至没有力气发出满足的呻吟。男人的双手立刻向上移到了纤细的柳腰上,禁锢住她的身体,带着她的腰以肉棒为轴心,像磨盘一样快速的前后左右旋转扭动起来。「啊啊啊……」这样新奇的招数让芊芊的第二次高潮似乎比第一次来的更快速也更加迅猛,蜜穴深处的敏感点被不断的摩擦研磨着,穴口处的阴蒂被棒根上的凸起物震动刺激着,快感比刚才第一波进攻提高了几个数量级。芊芊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就又一次的败下阵来,娇吟声已经变成了迷乱的尖叫,持续不停的呻吟让她的声音里略微带着一丝嘶哑,身体完全的放松了下去,爱液以前所未有的汹涌从下身狂泻而出,让她甚至怀疑自己是高潮的喷潮,还是被干的太过刺激而失禁了。伴随着更加强烈的高潮,芊芊穴中的嫩肉转千,层层的褶皱都紧紧的挤压着肉棒,强劲的吸力和夹力让莱昂几乎就要忍不住缴械投降。好在下午已经被她弄射过一次,此时才能勉强定住心神,继续给她最后的一击。「好湿哦……床上都已经被你弄湿了一大片了呢……」莱昂并不顾及美人在偷情中被干的高潮迭起的羞耻感,反而开始用y浪的言语进一步的摧毁她的心理。和上次的暂缓攻势不同,这次莱昂并没有给芊芊丝毫的喘息余地,而是保持着猛烈高速的冲击,继续在她蜜穴中一次次深入到底的直捣花芯。刚才还在快感的浪涛中随波逐流的芊芊被这样毫不停歇的凶猛抽插一下子掀到了空中,她有一种错觉,仿佛身体已经并不再上下起伏了,而是随着肉棒一次次向上的顶撞飞的越来越高,一片空白的脑海里只剩下了本能的y乱。「你叫的真好听,我把你叫的声音给录下来让你老公听听好不好啊?」「嗯哦……不要……不好……不要让我老公知道……」「那不如我把你抱到落地玻璃窗之前去干你吧,让外面的人都看到你被我插的样子好不好?」莱昂一边用力的顶向蜜穴的深处,一边在芊芊耳边继续着挑逗。「不要……啊……不要……」「好多人都在看着你呢,他们都等着要来享受你的身体,你老公就在旁边看着,看着你是怎么骑在我身上怎么被我弄的,好不好啊?」「啊……不行……求你了……不……不要再说了……不要看我……」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不由自的积极的响应着。在无边的黑暗中言语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肉体受到的强烈冲击和莱昂在她脑海里种下的幻影加在一起迅速把芊芊仅存的思维能力击溃,她胡乱的呻吟浪叫着,分不清现实和幻想。夜店里窥探到的那一幕像是挥之不去的幽灵一样再次飞入脑海,仿佛身边真的有一群精壮的男人围着自己,排队等着进入自己的身体。滚烫敏感的身体表面一阵的酥痒,仿佛是有许多双粗糙温热的大手在她身上抚弄着,而自己的老公小何就在咫尺之遥的地方看着自己赤裸着被陌生人的肉棒奸y直至高潮,让他们的精液浇灌自己的全身。这样羞耻的幻想比任何形式的刺激都更轻而易举的把她再次送上了更高的顶峰。「不要说了么?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一说到被人看着你就湿的特别厉害,还把我夹得特别的紧呢?是不是觉得有很多男人在你老公面前来一起看你玩你特别刺激啊?」莱昂唇边勾起邪坏的笑容,并没有放过她,一边加大力道用力挺动了几下一边在她耳边继续低语着,一针见血的说出她心中真正的最羞耻的欲望。「你就跪在你老公面前,让他看着你撅着屁股被我从后面干好不好?」「啊啊啊……不要……啊……不要……哦……我要死了……啊……」人人都说对男人来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其实这道理对女人也同样适用,如果说高超娴熟的床上技巧带来的快感还是可以由丈夫来达成的,那么这种偷来的陌生的新鲜感,羞耻感和刺激感就是无论自己的老公在床上再怎么卖力也无法实现的了。意识已经在这样持续不停的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中渐渐开始模糊起来,全身的骨头都酥软了一般,莱昂吃饭的时候说的话全部的变成真实的,她在他耐心的伺候下一次一次的被推上了越来越剧烈的酣畅淋漓的高潮,完全体会到了性爱能够带来的快乐的巅峰。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想要这根宝贝就这么深深的插在自己体内永远都不要拔出来,她心中甚至有一丝的后悔,后悔自己刚才的矜持让他们之间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薄膜,让她没法彻底的享受滚烫的精液冲刷自己子宫的最后快感。看到怀中的美人已经进入迷醉狂乱的状态,莱昂不再多说什么,也不再刻意控制射精的冲动。

  他紧紧的抱住已经香汗淋漓的娇躯玉体,用最快的速度最深的角度最大的力度狠狠的抽插着,发起了最后的冲刺。随着莱昂一声嘶吼,还深深插在蜜穴中肉棒明显的涨大了几分,虽然隔着薄薄的套子,还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剧烈喷射而出的热流,温暖的热度让芊芊几乎要融化了,所有累积到定点的欲望像是突然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一次性的席卷而来,终于,她忍不住这强烈的刺激,在尖声浪叫中昏厥了过去……窗外,初夏的天空上已经悄悄的显露出一抹鱼肚白,屋里y靡的y声浪叫暂时的停了下来,仔细的听的话,除了粗重的喘息声,可以依稀辨识出摄像机发出的轻微的电流杂音。床上已经被大量的体液沾染的一片狼藉,但是男人眼睛里灼灼的目光仿佛在暗示着这香艳的肉戏却还远远没有落幕…………

已经完全沉浸在欢爱的漩涡当中的芊芊不可能注意到,一辆银白色的宾利在凌晨之前最后一丝夜色的遮掩下黯然的驶离了豪华的别墅。当夜里卧室中刚刚响起销魂的呻吟声的时候,她放在客厅里的手机也一并响起。只是那微弱的嗡鸣那么轻易的就被忽略而过,在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跌宕起伏的娇声浪叫中执着的响了许久,最终还是不甘心的停止。手机屏幕亮起,显示着一个未接来电,却是空白的号码……

【完】